服务器里的北京 - 老北京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老北京网
查看: 1501|回复: 2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猫儿胡同·第303辑:秋天的京城忌讳二爷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5-11-23 00:14:24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这是个忌讳“二爷”的季节。: B7 P: t) x8 V+ q

+ B/ J* q! Z- d3 x6 ^: o/ i3 G1 o: q) h至少在斗蛐蛐的地方,这个称呼是一种贬损。4 m+ Z$ z$ d7 i! ^, e

, `/ i+ g1 b' N5 \. h' }. n6 u
3 V7 S5 \$ m( R. k; @2 ]; ^
) a# Y5 S& y- h  ]7 z眼看八月十五临近。这些日子,玩蛐蛐的人都已经行动起来。咱们要说的是老官园。曾经的鱼市棚子还在盖小楼,外面小花园里的市场被清理,这咱们之前都说过,不再细表。卖虫的人在哪呢?# x. g) L* r' Z- a$ |

5 ]1 |2 C0 P; S距离官园市场300米远,东南侧的福绥境大楼下面,有个“白塔寺旅馆”这个旅馆基本上就是福绥境大楼的地下室,近几年,每年都有卖虫的人来到这里下榻,卖虫的摊位则直接摆在院子里。这个下午,大楼前面摆起了一溜小摊。
/ t  T. g) s0 Y9 k8 r5 ^! _& j% ~8 C  D5 X7 d) H# D
+ V6 _* F. }! i$ Z5 _/ a2 k6 j

) f# d" w4 g( h秋天是斗蛐蛐的季节,这里有多少小摊?不到10个。一溜摊位也不过是二十米长。每个摊主面前倒是摆着数不清的小罐子。其中的摊主都是来自蛐蛐名地——山东宁津,另有一位大婶来自乐亭,还有一位大叔是北京本地人。
3 L2 R8 V" H; q6 Q6 J
2 ?; A% z4 w3 M" l# P2 c有几个看上去30岁上下的兄弟和几位大叔在挑选着蛐蛐。那些数不清的罐子,他们会逐一地看过,蛐蛐探子则是别在耳朵上,遇到不错的,挑逗一下。
6 P; r/ z& v/ i/ N/ X& ~* ^' v" {
, k1 k7 D/ f9 E3 s9 L2 S; M 5 u9 ^4 d5 q; P8 r/ N

: o" B( A9 W* L' J  r% Q9 i您这是挑什么样的呢?看了得有几百个了吧?怎么一个都没瞧上呢?我问一位年纪相仿的兄弟。9 A* X. x  f& l  o$ Z

. ]% G, Y( }; y+ o“这才多少!玩这一秋天,真正能说看上眼的蛐蛐能有几条啊。我就挑漂亮的。”这位兄弟说。
9 d# Z5 s% C3 T' S) H$ Z, w  {' \9 s  {
我这问法一听就是外行,结果这位兄弟也非常上道儿,不谈什么真正的“技术指标”——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1 O6 Y  q) Q. P1 v3 P- G! f

5 Z2 t3 t# Z7 J3 j  P6 g哎呀那可好。
7 G+ G/ O7 n8 p4 r* q
# x& S# C, G9 l3 c9 ~2 m / J% s+ N+ _$ Z. y  c2 \

* {; e7 ~% u2 o! R3 O5 s“说有个练健美的,他有一天出去,走大街上,碰上了一个人。这人是谁呢?是个开出租车的司机。”! }- f6 V* _/ D9 A3 _; @3 v  m" Y& n
( E4 _9 |( l- e) f
他俩什么关系?以前认识吗?
' N+ h' U7 l: i' \. ?4 A5 g  P
( N1 I8 x  U9 a, K+ `/ u“你别着急,听我说啊。这俩人不知道为什么就吵起来了,吵着吵着要动手。你看那个练健美的,一身腱子肉,个儿也高;而那个出租车司机,又矮又胖,看着就挼。结果出租车司机就先动手了,给了那个练健美的两个大嘴巴。然后,你猜怎么着?”
8 C" Y" \, G! k0 K# u+ z9 h' b6 U, T& x# i' d( p7 i0 h
那还怎么着?他被那个练健美的臭揍了一顿?% h. U& x* C1 F% ?( T
- }6 z; T5 n4 {. H
“那个练健美的,哭了。”
( W* y5 D6 q# A4 d6 e7 ]+ v: c4 ?% C5 b& w9 m
一旁的大叔说,听明白了吧?0 }+ X( Q, u6 \& \3 P6 P
1 G$ [- X$ S. `) X

5 V0 {& q6 R( a/ ~0 x
6 ^: O1 V* R" w2 w( w/ P+ y  R明白了,看着好,不一定真好,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。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,在这兄弟嘴里变成了这样一个故事,绕了个大弯子,这也得说是北京特色的交流吧。。。上面那个段子的场景大家脑补一下吧。1 d7 u  g! `0 J& z; Y7 i

* n8 p+ j" x# F% L; J2 }5 }旁边这位大叔也很有意思,他也挑了两个钟头,一个个小罐过筛子一样过了一遍,最终,他的面前摆着五个罐子,是从贴着“特好”标签的一堆里面挑出来的。/ Q( {  K) ^3 l) g3 _

4 F% g' k% s9 M/ ]2 r, a2 F0 s
. X/ Q" T( }. n3 B$ V
) f* I* U' A: ^# ~+ x4 Q- z按说挑了蛐蛐,就该给钱了吧?人家不着急,跟卖蛐蛐的老哥,坐在地上聊了起来。老哥光着膀子,耳朵上夹着蛐蛐探子,举着一瓶北冰洋;而这位大叔举着一瓶燕京啤酒。, }7 W. B% U1 z+ _5 O. v
* ]1 Z3 O1 z% U' v) t+ {
我问卖蛐蛐的老哥,这写着“特好”的蛐蛐,算是价格贵的吧?得多少钱一个啊?& F; N2 C9 U3 C0 x
0 `9 O) ~5 m5 n, l
老哥回答,这确实是相当不错的蛐蛐,开价是1000块钱一只。老哥说的清楚,1000块钱是“开价”,言外之意,当然有还价的余地。
( J$ D8 J! c' W' d. Z9 j  r" e; c% r" h
- g1 H+ e( _* ?那也不便宜啊。正琢磨着,突发状况,一个蛐蛐蹦出来了,跑到了几米开外。老哥赶紧起身去抓,好在没跑远。
. X. h: q; D9 z0 |8 J
, o5 G7 C! k% |, U+ X1 D$ _+ o" F 3 t' p9 _+ I( y) a) m) |3 D5 p
  N+ @1 g% {7 \
俩大老爷们儿接着坐在一起聊天。这啤酒喝完,就该谈谈价钱了。一只1000块钱,五只就是5000块钱,我心说,能还到2000块钱吧?
7 ^4 l, N# ]* A2 o7 {- ]
. P# q7 C$ L! P: q# ?结果,买蛐蛐的大叔真痛快,直接又给划了一个0,他打算出200块钱。7 j1 x7 S3 P" _% K

9 @2 ?  ]9 G4 {/ g! [8 ]$ l2 Y卖家不答应。那300?
# }1 F) m. W2 _) y
" T! |0 b# Z$ N( G还是不答应。“不少啦,我买个‘上风儿’都行了。”意思是,我可以花300块钱,买一只斗赢了的好蛐蛐啊。斗蛐蛐的时候,刚赢了的叫“上风儿”。1 V3 S9 Z* N/ ~

5 N& ]5 b* G+ |2 B
1 F: D& B: L3 ?9 {
; R4 l7 Y* f9 \. r0 x- x6 h输了的呢?就是“二爷(èr-ye)”啦。为什么?赢了的是“第一”,输了的自然是“第二”。后面仍然跟上一个轻声的“爷”,算是略带嘲笑。" {6 t/ P5 A9 G8 t( r3 ^; ~0 b
7 _& a7 `& p/ m
北京人客气地称呼彼此为“爷”,前面若加个“大”,“大爷(yé)”那就更是尊称了。也有的时候,因为家里行二,或者哥几个关系不错,论着像拜把子兄弟一样而行二,当然就该叫“二爷”了。, q1 c4 j/ n. U: G

# _* i  a  O; O) G: z, c3 t但是,这个“二爷”一定不能读轻声成“èr-ye”,而是要读成“èr-yé”。还记得《茶馆》中的黄宗洛不?他就是“松二爷”嘛,提笼架鸟泡茶馆,那真是个老北京的爷的样子。表示尊称,就要称作“èr-yé”。
* S% B) i3 f6 E! j/ J2 S
  E% Y: V- N8 o1 v - I. e/ p" F) \+ ?0 O

+ D+ S8 _+ Y8 [7 C  g  U8 T$ g9 Q接着说这笔生意。别看价钱没谈拢,啤酒一瓶瓶俩人照喝。钱多钱少这是一笔生意,这老北京人爱逗闷子,非得把这生意做得不像生意才行呢。) J  B$ E( o' y4 @

( `" O/ R1 D7 q6 o# \! T! D3 R卖蛐蛐的有个大黑胖子,脖子上挂着个玉坠儿,留着小胡子。他名叫张清才,周围几个摊主都说,他家里是个蛐蛐世家,当年父亲就往北京倒腾蛐蛐做这秋天的生意,而更早那会儿,他父亲的舅舅家里也是干这个的。3 H& ?2 b6 Z8 q. N% h# x

0 [' Y: T, {# r" {  P: n跟张清才一聊才知道,原来这里这八九个来自山东宁津的摊主,大家都是沾亲带故。而张清才生于1984年,打六七岁那会儿,就跟着父亲下地抓虫儿,1999年,初中毕业的他第一次踏上了北京的旅程,目标便是官园。
5 X9 d% {9 m% e- S* [, |6 i
8 O3 ]3 x' v7 H. P( s6 | 7 ^: s7 r4 i; Y  j' }" C5 y4 t

' W) k1 O! M3 \: Q8 j那个时候,秋天来北京做蛐蛐生意的人比现在多,大家大都是住在官园桥西边的几家小旅店里。大概是在七年前,位于北营房那一带的平房拆迁,大家就来到了福绥境大楼下面这家旅馆——并不是有意去找这历史悠久的“公社大楼”,其一,这里毕竟是官园附近,其二,这个地下室旅馆比较便宜。
3 u; e6 r2 t2 Z" A7 M4 ~) P/ L, }% c( C3 u5 |
" w- z- o4 s8 B6 U1 L5 n
' B3 M- B* ^) X  f' p
张清才家所在村子里很多村民,到了这个季节,都会到老玉米地里抓蛐蛐,而他则发展成了专业的贩卖人员,秋天来到北京,在这个小旅馆居住一个月,此间还会反复几次回老家收蛐蛐,带着一个个小罐子回来。一秋天少说也是几百只蛐蛐,“比种一年地收入多。”6 h8 x/ D" R& B* P' ?

3 H% e+ k1 H8 c+ R# }) X7 P& ]3 l至于这蛐蛐的价格,确实是漫天要价,就地还钱。“听家里老人说,早年间曾经有蛐蛐,卖到了100个大洋。这样的好蛐蛐,一年未必能见到几条。”而现在,这玩意儿自然还是“上不封顶”。! p1 }& m4 z( c$ S

" C" V0 u! v* `- y 2 M5 H: T5 [* o  V
光着膀子的张清才,做的是小虫儿的生意,腕儿却不小。
% c) `* P1 C: d7 H1 S* q6 a' S) L  ?9 d& K; F1 d+ b
有些老玩儿家,早就跟倒腾蛐蛐的小贩们混成了多年的朋友,因此很多生意自然看上去像是叙旧聊天,双方都不愿为了钱破坏了融洽的气氛。像前面说的那一幕,买家打开罐子挑虫儿,突然虫儿跑了,那么,即便是再好、再贵的虫儿,也不能让对方赔偿,情义无价嘛。6 b# h4 Z3 m, e' ?
5 O9 B: s8 J  K
这一下午我看见买蛐蛐最多的一个30岁上下的小伙子,拎着两个大塑料袋装满了罐子挺高兴地走了。他买了大概得有200个,全都是母的,也就是“三尾儿”。培养公蛐蛐的斗性,少不了给它配母的。有说法说,去抓蛐蛐,听见石头缝子里叫唤,就往外赶,赶出来一个赶紧抓,结果抓了20多个,居然全是母的。直到最后,抓到了公的,仔细一看,果然不一般。难怪,这小子居然有20多个媳妇,一定是个好家活。
+ `4 ?( D' Z" @: ~/ L7 B* p  m2 @6 T" p4 M6 P; l3 g& N, P
1 O: a7 o, f* s' v  h
张清才两口子给主顾打包。. V7 w  ?) H1 Z/ X) ?) _0 @+ |7 T

- Q1 [5 l, b3 V, D因此到了玩家这儿,一个公蛐蛐的给他三个母的都不算多。问题是这么多蛐蛐,家里得多大地方伺候它们啊。。。2 c* J, T% R; f2 n, W

: z% R6 W  P( U! W9 f这就是玩儿。蛐蛐的讲究很多,现在也不止咱北京玩,南方玩得也很凶,规矩嘛,我说不上来什么,倒是这宁津的蛐蛐,曾有两个传说。
+ t( ?5 t  J' b7 n! c5 |1 t0 e7 l; b
; V/ k- i5 x& I+ {! S8 u: j: Y: k" V6 i其一是,宋徽宗赵佶爱玩蛐蛐,被金兵俘虏后押送途中,他还带着蛐蛐。路过山东宁津,车上掉下来一个蛐蛐罐儿,一个蛐蛐蹦出来就跑了。都俘虏了,却没落下这个蛐蛐,宋徽宗得多爱它啊。+ J1 W3 F2 H- R9 E$ w! ]
0 B' [3 b9 M- ~, n9 G
然而宋徽宗并没追这个蛐蛐,而是对他说,走吧,800年之后,你一定能是个有名的大将军。结果,800年后——算起来是民国时期,有一次蛐蛐大赛,结果宁津的蛐蛐真的就得了个冠军。宁津大振。9 z- {+ M+ j+ t& f9 t

* C* Q) I6 n. f) V" ]6 q, o1 U" n  L, C
如今人家有专用的纸箱子。! V. h% k" [; r9 \* r: l% P
- \6 i: G% n  K2 R) u2 r- E
其二,是说慈禧太后派人到全国采购蛐蛐,一行收获颇丰,但走到山东宁津的时候,马车翻了,数不清的蛐蛐——那可都是极品——全都跑了。因此,山东宁津的蛐蛐从此得了全国之精华,一代又一代涌现出既有劲儿,又好斗的精品。6 J4 \6 M0 i$ W& |
+ j/ z0 }: ]/ p

; R6 E( ]: J8 ]6 S& {+ f' X# M6 ~- d2 n3 R$ d) t* n- g0 N3 T- }: f
说回老官园。80年代末到90年中后期,官园市场周边每到这个季节都热闹非凡。斗蛐蛐人们的地盘则是官园市场后身宏大胡同一带。5 [$ Q8 Z& R1 H& {1 S: o* o
: W" k+ P( u# b' ?% n: K0 u
而北京本地和河北的蛐蛐,一般都是略逊一筹。北京本地的蛐蛐一般叫“伏地儿”,而北京人会管知了叫“伏天儿”。一“天”一“地”,之间据说并没什么联系。/ @& E) U/ W7 L5 `% r1 z' w- Q# X

4 F9 Z6 |7 s, e. k/ ]9 V
$ N" t4 ]$ u" [+ \# X3 o$ j! [- I
$ |: N$ m! a1 O/ m6 c2 H秋天买蛐蛐大都是为了斗,就像冬天都是为了听叫唤。张清才回忆,当时北京人在胡同里小贩手中买了蛐蛐,有的就在路边斗起来。
* Q& L3 |/ Q4 {. A6 I4 Z1 s4 u
- t% P! R) D* O2 @; X/ E3 c4 k为什么要买蛐蛐,而不是自己抓呢?最主要的原因当然还得说“远道儿来的和尚会念经”。另外,据说早年间抓蛐蛐,没有到地里蹚着找的,都是听音儿去抓。只是行情水涨船高,咱北京和周边地区开发、打农药,找不到好蛐蛐了;而张清才也说,连山东宁津那边儿,也能感觉到好蛐蛐越来越少。因为好蛐蛐都被抓走了,没有机会“留种”了啊。' {. D/ m- ]' O! M

7 E8 U" q: R4 P( t% u1 D- |2 l这斗蛐蛐,带赌注的叫“上局”,不带响儿的叫“排口”,类似“和平局”。
2 C# A5 o# o7 J# d
5 [- t7 u: t6 C0 D' Y : \. K2 d' ^4 f: q. M& H" m
前两年拍到的蛐蛐大赛。人家这是正规比赛,不是赌博。# u9 a1 m9 ?* y! ~$ ?+ z2 S
, e! G7 F, F0 Y; X9 q
玩蛐蛐赌博的人当然也不在少数,用福绥境这儿挑蛐蛐的一位老哥的话说,“满世界棋牌室,你去那麻将桌前面看看,有几个不带点儿钱的呢?”
$ w! I/ F0 s! C; [3 [
9 W; v) D* r. ^# C8 j只是赌大赌小则不一定,据说早在90年代,沙子口一带玩蛐蛐的就有赌一辆“普桑”的局。热闹的时候,双方身后还有有人加傍。
" i% r% K: ]7 S0 q( V9 R: t
" I+ X* i5 c3 [老北京人讲究玩蛐蛐,但是不能毁虫儿。一般情况下,一只蛐蛐每天只能开一两口,即斗一两局。任何一只蛐蛐,只要输一次,一般斗性就都大减甚至没有了。于是,这种蛐蛐马上会被放生,一般被“撒”到附近居民的花池子、小菜园子里,或者墙根儿底下。' X5 D' R% f" w2 I0 f, }

, r5 |  N$ B, L1 [+ e3 f" P 3 W' ?2 E0 u. F. s2 E# s
斗蛐蛐比赛。
& Y; K  g# z0 R, J$ t* f: E5 F; T7 J' `
而有的“排口”其实也会有一点儿赌博的色彩。虽然双方都不下赌注,但会约定好,败的一方的蛐蛐放生了,但败的人必须花钱买下胜了的蛐蛐。买来蛐蛐就如此排口的,一般不会是太贵的蛐蛐,当年一两块钱到几块钱的蛐蛐,输的一方花10块钱到20块钱买下。赢家也算没白忙活一场。+ C3 `. v( k1 R3 j( r( c8 i" W+ W. Y" |
9 o+ V' V" u2 B9 M  H  U4 W
于是就有了一帮眼力不错、会挑蛐蛐的年轻人,有些还在上学,他们就在路边排口,搞好了一天也能挣百十来块钱。这个钱叫“挣”的,不能叫“赢”的。而今,年轻人学习压力大,爱玩蛐蛐的少了,路边排口已经非常少见。3 U2 @0 ], F( c3 V) ]
  P7 @' Z! b( }5 t

& \3 r( ^' g: T两个蛐蛐咬在了一起。下面铺设白纸,是为了防滑,让蛐蛐腿脚有力地支撑身体。5 V  M* o9 B4 p( S

* S, }& y' d5 L6 c& O$ [0 t- N% x+ n9 D斗蛐蛐其实是个不太复杂的过程,蛐蛐放进斗罐——透明的、饭盒大小的有机玻璃圈,方便人们观看。讲究的话,双方蛐蛐的身材重量要相近似才好。
2 O, D6 X$ P% V& C; |: t$ Q: `( Q0 J( M' [+ e3 l
用探子将两条蛐蛐赶到一起,两只蛐蛐就掐起来了。那速度快的,对咬几秒钟即可决出胜负,胜利的振翅鸣叫、并且追逐战败的几下;而战败的则不再回头,见到对手前来,麻溜爬走。
0 {. b  E' k9 S( u
' w' D* K7 Y0 C  F; @+ s0 {' ~
0 j( [3 S+ z- V7 N' G右边的张着大牙,左边的好像摔了个大马趴。# }# C8 m- l8 v

( d7 m6 i! ^) r也有慢的,两只蛐蛐咬在一起几个回合,持续一两分钟互不相让。精彩的时候,一只蛐蛐甚至能一挺身,将另一只蛐蛐直接甩出斗罐。而有些蛐蛐虽然个头小,却武艺高强,那三厘的蛐蛐不一会儿连续打败八九条五厘的蛐蛐的事情,也会在那一个秋天,成为“官园奇迹”,成为美谈。就像田径运动员眼中,鸟巢体育场如同一个沙场;在玩蛐蛐的人眼里,秋天的官园,曾经也是一个战场。* q/ j4 U1 ^* c& A

& r  g/ y. ^+ C$ t6 ]( \ & ^' m9 E) g; q$ P7 ~/ o$ M
* \& w5 V  Z5 W2 p
无论是上局还是排口,规矩的话,输的人不用你说,除了将赌注付诸实践外,也会自己嘲笑一句“我这他妈货是个二爷(轻声)”。明着是骂蛐蛐不争气,其实也是让周围的人们看,我骂自己啦,愿赌服输啦。
% M: @9 o* s" u  }, A$ }( F" f8 r* O
所以,胜了的人绝对不能指着败了的人说“你是个二爷(轻声)”,否则那就是赤裸裸的挑衅,嘬大嘴巴呢。相反,规矩的玩家,这个时候还要像国际体育比赛的胜利者与失败者握手一样,略带“吹捧”地安慰输家两句,“您这个蛐蛐也真不错,夯挺有劲儿,牙也够大,够干净,应该不是毛口……”
' y6 d5 V1 i! k$ P- h+ S6 X) l+ I0 U2 P& H" h  L
7 ^4 k: J( Y. z$ L* u% |6 ?
斗蛐蛐比赛。& n1 Y' c/ g; Q# e( m; l

! R4 e3 J. K, D; m: I所谓“大夯”说的是蛐蛐的两条后腿。蛐蛐脑袋上是须子,两颗大牙旁边的叫“水须”,四只前爪叫“抱爪”,没斗过的叫“毛口”等等,“黑话”众多。8 a; c6 Z, q5 O! I) o! B% r/ e5 O

5 A. H) S1 t- i  v8 m也有极个别不规矩的人,赌败了找客观、赖账等等。老玩家说,遇上这种人,就离远点儿。遇上那蛐蛐都进了斗罐还没开始,对方嘴里不干不净的主儿,那有风度的老玩家,一句话不说,扭头就走,虫儿都不要了。这素质,现在还能有多少人有啊。
0 |3 l" c8 [$ i8 p- v3 `1 f' d* R' r7 y3 H

$ L# B5 k+ {( R2 r, q$ F: ^, l. z# B! I! d. c  u$ O
北京玩的东西忒多,这斗蛐蛐我本人并没玩过,以上这些内容,也是听得朋友们讲来,若是有哪些地方说得不合规矩,还请各位海涵并指正。
' x8 i0 |# {% h" G' m* V3 j2 g" v* C" f' [, ~4 l( ?
祝各位玩家能度过一个愉快的秋天。谢谢观看。
0 l( Q3 d( I& o( A0 r: ?3 j
& E- n3 W5 S' b+ F; I" X猫儿胡同 lox$ r! C% L2 {$ a5 |6 L
% P8 C& f3 ?4 J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沙发
发表于 2015-11-23 07:42:10 | 只看该作者
  {:soso_e179:} “一口气儿”欣赏完毕,有时间继续学习!{:soso_e124:}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板凳
发表于 2015-11-24 07:34:57 | 只看该作者
不错,分享这故事了~~~~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老北京网

本版积分规则

2000.11.1,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,已经运行了 | 意见反馈|百度|谷歌|老北京网

GMT+8, 2019-11-15 14:25 , Processed in 0.161419 second(s), 19 queries , Gzip On.

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

CopyRight © 2000-2050 oldbeijing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返回顶部
友情链接:澳门星际官网注册|澳门星际官网  澳门葡京集团|海外酒店  澳门太阳城网站|机票排行榜  澳门太阳城集团|国内旅游攻略  澳门美高梅开户|健康养生  澳门新濠天地游戏|春秋航空  澳门永利集团|智联招聘  bb电子游戏平台|团购南京酒店  og视讯平台官网|团购成都酒店  BB电子游戏官网|酒店品牌